我真不是仙二代

第4章  一个奇怪又神秘的人

姬红雪被气乐了。

    她再怎么,也是苍蓝国出了名的美女,在国民眼中就是倾国倾城的女神。

    现在安不浪竟然她只有三分,而且还是百分制的!

    不是看在安不浪是她救命恩人的份上,她早就出手打人了。

    “呵呵,怪我长得太难看,忘记蒙面纱,辣到您的眼睛了。”姬红雪皮笑肉不笑道。

    “不难看不难看,你长得挺顺眼的。”安不浪自知不心又刺激到这位高贵的公主了,急忙补救道。

    姬红雪扯了扯嘴角,对方貌似用长的“顺眼”这个词来安慰她了?

    其实并不是安不浪故意打击她,他只是不心了实话而已。

    他的身边直是各种颜值高得可怕的仙子,无形之中将他的审美天花板抬得极高。就比方之前来找他退婚的韩月菱,天生仙寒道体,冰肌玉肤,神光自成,道韵如莲,还拥有十万年遇的圣品寒灵根,神女榜排行第九,是十大圣域中顶尖神女。若是将来发育点,争个榜首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然而,那时的她在安不浪心中也仅仅是八十分左右。

    所以,姬红雪只有三分,是可以理解的。

    “我现在还有急事办,安不浪道友,不你留个联系方式,我日后再报答你。”姬红雪又道。

    “我没有联系方式……”安不浪无奈道。

    “那你宗在哪里,我日后当登拜谢。”姬红雪又道。

    “这个……”安不浪迟疑了片刻。

    他家在仙域的仙帝宫,整个大陆最高最神圣的地方,姬红雪若是想登拜谢,必须得先渡劫成仙,这样或许有点太为难对方了……

    “实不相瞒,我其实是个无家可归的人了。”

    “没有任何势力可以依靠,也没有任何财物,唯拥有的,就只剩下身上这件衣服了……”安不浪摇头叹气道。

    姬红雪愣住了。

    她看着面容苦涩的清秀少年,瞬间脑补了少年因为犯下大错,被修仙大宗抛弃,成为了宗弃徒,最终无所有的悲惨经历……

    这个猜想,也刚解释了少年为何明明如此强大,却以狼狈的姿态突然从天而降,并且还如此执着于财物。

    是了,原来安不浪是修仙大宗的宗弃徒!

    个无所有的可怜人!

    “没事的,都过去了。”

    姬红雪伸出纤白玉手,拍了拍安不浪的肩膀,柔声安慰道:“从今往后,苍蓝王室就是你的依靠,就算你想拜入国内的其他修仙宗,我也可以为你引荐。”

    安不浪被姬红雪的真挚感动到了,反手握住姬红雪滑嫩的玉手,点头道:“谢谢!”

    姬红雪还是第次被陌生的男子紧握着双手,不由得俏脸红,赶紧缩手,道:“既然你无家可归了,不如就先跟着我行动吧,之后我给了你报酬,你是去是留,再做决。”

    安不浪又握住了姬红雪缩回去的滑嫩白皙的玉手,感动道:“!”

    姬红雪:“……,我只是个三分的女子,值得你这样揩油吗?”

    这可是冤枉安不浪了。

    那是揩油吗?

    他只是喜欢用这种方式表达感谢而已。

    毕竟,有个土豪可以让他蹭吃蹭喝,何乐而不为呢?

    姬红雪亲手将死去的士兵全部埋葬,还用匕首在霸虎的尸体上戳了几刀,让他曝尸荒野。

    这位模样柔弱妩媚,实则极为刚烈的女子。

    做完这切后,便与安不浪开始了同行之旅。

    路上,姬红雪还是很开心的,她看得出来安不浪实力强大,并且心地不坏。有这样位可以秒杀天级杀手的存在,作为她的同伴路同行,她的安全系数可以提升到了满级,安全感满满的。

    “啊……想不到我堂堂国公主,竟然在个少年身上获得了安全感……”姬红雪颇为感慨地着。

    “你少幅老气横秋的样子了,不就比我大三岁吗。”安不浪瞥了身旁女子眼,摇头道。

    姬红雪挑眉娇声道:“女大三,抱金砖。大你三岁,可比你有价值多了。”

    安不浪笑道:“幸你不是比我大三十岁。”

    “大三十岁的话,又怎么了?”姬红雪挑眉道。

    “女大三十,送江山。”安不浪道。

    姬红雪:“……”

    “女大三百,送金丹。”

    “女大三千,位列仙班。”

    安不浪已经完全口嗨起来,自顾自地着。

    姬红雪听得有些懵,心道这个看起来颇有背景的少年,怎么话是这个样子的,没顾忌的吗?

    也正是安不浪的百无顾忌,两人就这样有句没句地聊着,气氛莫名地有些融洽,他们起翻山越岭,朝着苍蓝国的第三大城秋月城的方向走去。

    姬红雪并不是那种娇生惯养,吃不了苦的公主,相反,她路上还特别照顾安不浪,并且路容忍着安不浪的神经质。

    “红雪姐,快看前面的这大片树林!”

    “树林怎么了?”

    “这些树都矮啊!哈哈!”

    “……”

    “红雪姐,这是什么草?”

    “这叫猴桃草。”

    “红雪姐,这是什么花?”

    “这种花很常见吧,叫紫藤萝花。”

    “红雪姐,这又是什么可爱的动物?”

    “天啊!你连野猪都没见过?”

    路上,安不浪仿佛奇宝宝样,问东问西,问的还是些很常识连孩都知道的问题,这让姬红雪严重怀疑对方是不是闭关修炼修傻了,竟然连那么普通的生灵都不认得。

    “不浪,这是我们苍蓝帝国的第二高山,飞龙山!”姬红雪指着前方的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得意道,仿佛给这个从未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次震慑心魂的体验。

    “第二高山?这么矮啊?”安不浪砸吧着嘴。

    姬红雪:“……”

    “红雪姐,我肚子饿了。”安不浪又道。

    “……我去给你打野。”姬红雪无奈道。

    很快,姬红雪打了只兔子。

    “兔兔这么可爱,我们真的吃了它吗?”安不浪看到不停挣扎的可爱兔子,有些于心不忍。

    姬红雪翻了个白眼,没气道:“能够吃的兔兔才可爱,不能吃的兔子没人爱。”

    片刻,由姬红雪亲手烤制的兔子新鲜出炉了。

    两人蹲在火堆旁,闻着那诱人的烤香味。

    安不浪尝了口:“真香!”

    姬红雪见状叹了口气:“我总觉得我们俩的角色互换了,明明是应该男方打了只兔子,亲手烤给我吃,我再对他的手艺赞不绝口,念念不忘才对。现在,我怎么成那个烤兔子的人了?”

    安不浪没理姬红雪的惆怅抱怨,又咬了口兔腿:“唔……这种野味,别有番风味啊!我们抓更多可爱的兔子烤来吃吧!不对,是你抓更多的兔子烤来起吃吧!”

    “……”姬红雪气得差点将烤兔给砸了!!

    这是得寸进尺了啊!

    毫无负罪感地将她堂堂三公主当烧烤师了啊!!

    然而,姬红雪在生气的同时,也感觉到有种特别的轻松感,跟安不浪相处,很容易忘记自己的身份,仿佛对方根本不在乎她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的人。

    这种感觉,应该是朋友的感觉吧?

    想到这里,芳龄十九的三公主,心中没来由地有些欣喜。

    安不浪吃着烤兔,看到姬红雪突然愤怒,又突然轻松笑起来的表情,吓得兔腿都差点掉地上。

    娘的话果然没错,女人的脸,就是六月的天,变就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