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仙二代

第5章 卷入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中

两人吃完烤兔,继续翻山越岭。

    这片山脉还算比较安全,并没有什么凶兽出没。

    按照他们的前进速度,姬红雪估计只需三天就能抵达秋月城。

    他们走了三百里的路程,就已经是深夜,姬红雪着实有些疲惫,就提议先休息到明天,再继续赶路。安不浪无所谓,他反正就是来寻找自我的,也不急着干什么,便点头同意了。

    两人寻了块空地,砍了些木柴燃起篝火,然后就围坐在篝火旁,看着篝火“噼啪”作响,暖暖的温度在凉凉夜色里显得格外的难得,还有种莫名的温馨感。

    安不浪抬头望向夜空。

    繁星如海,月色皎白。

    从这个地方看星空,显得格外的高啊,仿佛遥不可及的宝石。不像在仙帝宫里,星星都太亮了,而且有的星星在脚下,有的星星在天上,美丽是美丽,但都仿佛都能够触手可及。

    “距离才能产生美,这样看星星也不错。”安不浪枕着双臂,躺在草地上,微笑道。

    “这样看星星?你还能怎么样看星星,不都是这样看星星的吗?”姬红雪歪着脑袋,将美眸瞥向安不浪,篝火的光芒照在她似雪的脸颊上,仿佛渡上了层光晕,显得格外明艳动人。

    安不浪眨了眨眼,换了个姿势,用手托着脑袋,眼睛望向夜空:“我还能这样看星星。”

    然后他又趴在地上,双手托腮,双眼瞥向夜空:“我也能这样看星星。”

    姬红雪见状翻了个白眼:“无聊……”

    安不浪走向姬红雪,用脑袋枕在女子香软修长的大腿上:“我还能这样看星星。”

    “就是有点挡视野。”他发现这个角度,姬红雪的胸脯圆圆的,有个完美的弧度,遮住了半边星空。

    姬红雪目瞪口呆,大脑出现了短暂空白,然后就是雷霆震怒:“滚!”

    她巴掌拍飞了安不浪。

    “哎哟!”安不浪捂着脸滚到了草坪另边,委屈道,“你打我干嘛?”

    “你,你竟然还有脸问?”姬红雪胸口气得剧烈起伏,白皙的脸蛋泛红,颤抖的手指着安不浪,“流氓!”

    安不浪若有所思:“在凡界用头枕女孩子的大腿,是耍流氓?”

    他在仙界经常枕仙女姐姐的大腿的呀。

    “对不起!”安不浪突然低头,认认真真道歉。

    姬红雪还以为安不浪会抵赖几句,却没想到安不浪竟如此干脆利落地低头道歉,本来很生气的她,看到男子如此诚恳真挚模样,居然有些不发作了……

    女子只继续坐在篝火旁,生闷气。

    这个少年实力高得吓人,怎么如此的不正经?

    还安不浪?怕是安浪吧!

    登徒浪子!

    安不浪看到姬红雪抿着嘴,脸的不高兴,才知道自己之前那样看星星到底犯了多严重的错误,赶紧向前道:“别生气了,是我的错,你怎么样才能不生气吧?”

    姬红雪本来还想生气,眼珠转,又道:“这样吧,你老实回答我个问题,我就不生气了。”

    “行吧,你问吧。”安不浪道。

    姬红雪难得有机会探寻神秘少年的秘密,心头有些紧张和激动,又凑近了点安不浪,悄咪咪道:“老实交代,你是哪个宗的弟子呀?”

    “不是宗,我在家修炼的。”安不浪实诚道。

    “在家修炼?”姬红雪震惊了,这和她想象中的不样,“那你的父母很厉害。”

    安不浪笑道:“的确厉害。”

    涉及家人的秘密,姬红雪也不深究,只是有些感慨道:“十六岁就能杀死彼岸阁的天级杀手,还是三重玄体越级瞬杀八重玄体的强者,不是就发生在我眼前,我真的不敢相信。”

    安不浪眨了眨眼睛,笑而不语。

    修行境界分为玄体,纳灵,天元,神海,问道,渡劫六大境界。玄体期有到九重,随着引灵气入体,不停凝炼气血,锻造筋骨,扩展经脉,就会越来越强。

    若是姬红雪得知他刚刚出世的时候,就能用口奶气喷死玄体九重的强者,不知会作何感想。

    安不浪先天混沌仙体,岁纳灵,三岁天元,五岁神海,十岁问道,十五岁迈入渡劫之境,十六岁被他爹巴掌拍回了玄体境……

    他爹他突破太快,不适合渡劫,然后让他重修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又轻叹了声。

    神特么重修,这简直就是朝回到解放前,十六年心血东流水!

    关键是安不浪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除了嘤嘤嘤,就只剩下嘤嘤嘤。

    “所以……你现在离家出走了?看你的表情,你是想家了吧?”姬红雪想起安不浪之前过无家可归,又看到他此刻惆怅忧郁的模样,顿时联想到这方面。

    安不浪道:“的确是离家出走,不过我可没有想家,我还在外面浪……不对,我还看看这世间的繁华,做我真正的自己,实现自我价值!”

    姬红雪眨了眨明眸,感觉这话很假。

    “那你现在打算做什么?”姬红雪又问。

    “不知道,先到处看看吧。”安不浪觉得凡界哪里都很新奇,目前肯以各种参观体验为主。

    姬红雪双眸渐渐明亮,倒映着少年白衣似雪的身影,手托腮浅笑道:“既然这样,你先当本公主的护卫怎么样?包吃包住,地位尊崇,高职高薪。”

    安不浪伸出根手指:“还得加个条件,我随时可以选择离开。”

    姬红雪神色怔,随后点了点头:“行!”

    “,那么,我现在是护卫了,三公主是否跟我下到底是谁想杀你?”安不浪又问道。

    姬红雪歹是个国家的公主,有谁会如此大胆想行刺她?

    提及这件事,姬红雪的脸上终于浮现抹忧愁。

    她本来还有些迟疑的,但看到少年那清澈有神的双眼,终于是选择了相信,开口道:“想杀我的人是我王兄,也是当朝的太子。我掌握了他意图谋反的证据,他便想将我除掉。父王的权力已经隐隐被架空,没能力阻止王兄,现在,我想赶往秋月城,将这份证据交给掌握强大武力的二王兄。”

    安不浪听了姬红雪的话,双眼有些发亮。

    这种剧情,虽然俗套,但刺激的样子!

    他这是被卷入了件大事之中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