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霸主

淡淡的阳光,穿透浓密阴寒的乌云,照在茫茫的大草原上,显得几分孤寂与惨淡。暴风雪肆虐了几天几夜之后,天开始渐渐地放晴。透过点点的阳光,空中已经看不到飞舞的雪。

    几只老鹰在空中盘旋,似乎在找寻着密草深处瑟瑟发抖的野兔。早春的温暖,顺着干冷的地缝,悠荡着浮出草原的地面,凝成烟云般的雾气,随风轻轻地飘荡。北面的山峰,在晴朗的天空下,依旧暮霭茫茫。几片淡蓝色的云,映在耀眼的雪山上,高低起伏,慢慢徐行。天晴了,经历了寒冬风雪暴肆的大草原,渐渐恢复了昔日的恬静。

    忽然,在不远处的雪山脚下,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震撼着初春的大草原。几只在雪地里寻觅食物的野狗,警觉地抬起了头,用舌头舔了舔冻得发麻的鼻子,便惊恐地跑开了。这声音,对草原上的大部分动物来说,有一种着了魔似的恐惧和敬畏。这是一群名叫王的雄马为首,在大风谷越冬的马群。他们个个身姿矫健,动作迅猛,奔跑起来气势宏大。一眨眼的工夫,马群就跑得没了踪影。山谷中,只留下了大片腾起的雪雾,久久未能散去。

    草原马性情刚烈,脾气暴躁,在茫茫的大草原上,几乎没有什么动物能与他们相媲美。成年的雄马更是强悍,就连草原狼都不敢打他们的主意。否则,那坚如钢锤、强劲有力的蹄子,足以将草原狼的脑袋踢飞。所以,这些饱食嫩草清水的草原马,成了当之无愧的草原霸主。

    王,这匹成年雄马,高大、雄壮、剽悍,身上的毛油光发亮。身躯一动,毛皮下那块块强健的肌肉,宛如江河中急剧翻腾的大鱼。只见他昂头奔跑在马群的最前面,长长的脖子上,马鬃迎风飞扬。他不但有宽广的胸怀和极强的责任心,而且勇敢善斗,凶猛顽强,不怕承担风险,对敌人有着相当强的威慑力。尽管大草原上自然环境恶劣、处处危机四伏,在他的带领下,还是无数次地躲过了猎人的围捕,挫败了狼群的多次攻击,使他的这个种族,生生不息,日益壮大,成为整个草原马群中最为繁盛的一个马群。

    王统领的这个马群,有上百匹马,其中多由王的妻儿和近亲组成。与其它马群不同的是,王的马群里还有几十匹忠心追随他的高大雄马。他们同王一样,个个强健有力,威风凛凛,长鬃垂泻,遮掩半身,犹如古代那些披头散发,执戟挎刀的勇士。他们不但对王忠心耿耿,而且敢为人先,承担着抵御入侵、保护母马和幼马的责任。

    王最心爱的妻子——后,是一匹体态轻盈、苗条婀娜、漂亮健壮、的年轻母马。她白色的毛皮,柔顺光滑,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妩媚动人。她是王做了首领后,从另一个弱小马群中远嫁而来的。她与王繁育的后代,是两匹活泼健壮的小公马,一个叫奔,一个叫腾。他们兄弟俩虽然只是一两岁的马驹,却经历了草原上百年不遇的暴风雪,并与王一起奔跑和战斗着。在与野狼的多次交锋中,他们丝毫不逊于那些追随王的勇士。他们遗传了王强悍的雄性和霸气。王和后看着他们一天天地长大,心中有说不出的高兴和自豪,愉悦的心情常常幸福地挂在脸上。王深信,在他们两个之中,将来肯定会出现一个后世之王,一个能让马群更加强大的首领。

    在奔跑的队伍中,王一马当先。而紧随其后的是一匹通体铁黑、眼凸如珠、马鬃低垂过眼,身上的肌肉虽不及王发达,但已经凹凸明显的小公马。他跑起来快捷有力,速度丝毫不逊于王。看上去,性格沉着稳重。他就是王聪明睿智,乐于学习,武艺高强的长子——奔。也是马群中,众多马驹中最强壮的一个。

    在几匹大公马的簇拥下,有匹毛发整齐、通体雪白、身材修长、双目炯炯有神的年轻小公马,他就是王的二儿子——腾。他虽不及奔出生的早,只是一岁左右的小马,个头却已经超过了奔。他脑子灵活,而且心计颇多。在这个靠智慧和武力称雄的草原上,强悍的战斗力几乎就是一切。按照马群约定俗成的惯例,王位的取得是靠决斗来定夺的。腾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如大哥强壮,也不及大哥勇猛。如果与大哥徒手较量,自己肯定会输,根本就不可能在王位竞争中取胜。万一在决斗中败了,自己就是马群中一匹默默无闻、没有荣耀,也没有任何光环的,普普通通的马。所以,他时时刻刻都在为有朝一日如何登上王位,成为草原之王,绞尽脑汁得作准备。为此,他首先想到的是,要笼络住追随在王身边的这些勇士,一方面帮助自己提高本领,另一方面取悦于王。腾的心思,王和后都没有看出来。在他们眼里,腾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至于日后他们兄弟两个不管谁成为首领,他们都高兴,这些都应该顺其自然。此刻,奔也不会想到,在他身边还有这么一个工于心计、窥视王位的小兄弟。但是,在众马眼中,这对小兄弟,都是草原马群的又一希望。

    这茫茫的大草原,是战斗的草原,是勇敢者的天下。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在这大草原上,被演绎得淋漓尽致。有了实力,种族就会强大,妻儿就会过得安稳,自己也会受万兽的爱戴和拥护。相反,弱小,种族就会衰败,不但妻儿会被抢走,自己也性命难保,成为万兽唾弃,无人问津的孤魂野鬼。最后,将被凶狠的野兽吃掉,落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人在这个草原上,显得是那么微不足道。他们放牧着牛羊,在宽大的帐篷里,悠闲自得地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他们似乎既不愿去招惹狼群,也不愿与王为友。而在王看来,人既不想做草原上的王者,也不愿像低等动物一样在这看似繁杂却也简单的生态网中混混沌沌地活着。所以,王也懒得去理他们。王知道,他要对付的还是那群狡猾、凶残、虎视眈眈的野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