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教唆

老狼看到马群走得很远了,才定了定神,小心翼翼地想爬起来。可是,刚一起身,觉得两腿不听使唤,又跌倒在了地上。不知是趴久了,还是被同伴死亡的情景所惊吓,老狼最终还是没能站起来,干脆就趴在地上,平息一下怦怦乱跳的心。此刻,除了弥散在空气中的血腥味,老狼几乎什么也感觉不到,大脑一片空白。同伴死了,自己连收尸的能力都没有了,老狼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这时,远处传来了汪汪的狗叫声。老狼循声望去,几十只狗正朝这边跑来。这不是一群普通的狗,而是草原上比狼还狡猾的野狗。他们可能是这草原上最小的食肉动物了。体形最大的也只有成年野狼的一半。与野狼一样,他们嗜肉成性,凶狠无情,出没无常,常以几十只、几百只的数量袭击牛羊群,但是,对于马群一般也不敢轻易招惹。他们致命的弱点就是极为胆小,一般不单个行动。正因如此,他们保持着相当好的群体。在野狼家族衰败的今天,野狗家族却日益兴旺。野狗们离老狼越来越近。他们是被浓烈的血腥味吸引而来的。老狼对这群野狗并不陌生和惧怕。看到他们过来,老狼又努力地试了几次,最终还是没能站起来。

    野狗们看到了瘫倒在地的老狼,发出一阵喧闹声,随后又被一声断喝止住了。这时,一只露着一排尖利的牙齿,面露凶光,四肢细长,淡黄色的毛皮油光发亮,背上的鬃毛挺拔的野狗,从狗群中慢慢走了出来。他就是野狗的首领—野狗头。野狗头发现是老狼之后,面色平和了许多,笑嘻嘻地说:“这不是老狼兄吗?我还以为是谁搞得这么大动静呢。怎么?老兄找到好吃的了?是羊还是马呀?有好东西吃怎么也不和老弟说一声啊?太不够意思了吧?你看,老兄你都吃得走不动路了。”他见老狼并未理睬他,环顾四周也没发现其它的狼,心生疑虑,便悄悄地吩咐身边的两只野狗去打探情况。又问道:“其他弟兄呢?不会都吃得太饱睡着了吧?哈哈,这可不像你们野狼的作风啊。你看,我这几天也没吃东西,老兄是否还有些剩余,老弟我不嫌弃。”

    “大王,不好了!”野狗头话还没说完,出去打探消息的两只野狗喘着粗气,慌慌张张,连滚带爬地跑了回来。

    野狗头生气地吼道:“喊什么?能吓死你?你给我慢点说。”

    两只野狗四肢发抖,瘫倒在地,“大王,不好了!野狼被杀死了很多。就在前面,好惨啊!”

    另一只野狗接过话茬说:“他们都被踩成肉饼了。横七竖八的满地都是,太可怕了!大王,咱们快跑吧。”

    野狗头听完,半信半疑得对着两只野狗大叫:“真还是假?你要是敢撒谎,老子可饶不了你们,知道吗?”

    两只野狗更加着急,“大王,真的!我们不敢骗您,就在正前方,野狼的尸体就在那里,血还没干呢。不过,我好像闻出了点马血的味道。对了,就是马血,我不会闻错的。难道是马干的,谁会有这么大的本事?”

    “王,肯定是王干的!”另一只野狗突然醒悟。

    “难道真是王?这匹该死的野马!”野狗头抬起头,边叹息边走到老狼跟前。“老狼啊,真是王干的吗?你说你们惹他干什么?王不是谁都能惹得起的。唉,这几只野狼兄弟啊,可惜了!你怎么不劝劝他们啊?他们不懂,你总该明白吧?你就眼看着他们送命?唉……对了,你怎么没被王发现?你是不是躲在这里,吓得不敢起来了,王才没发现你,保住了一条老命?”话音刚落,野狗群中,传来了嗤嗤的笑声。老狼本来就很伤心,一听到笑声,老狼彻底崩溃了,失声痛哭起来。他没想到,这群野狗非但不同情自己,反倒取笑自己。心里狠狠地骂道,狗就是狗,趋炎附势的东西。

    野狗头又似笑非笑地安慰道:“老狼兄,别难过了。这群混蛋不懂事,别生气。咱们谁也惹不起王呀!我也对王恨之入骨,可就兄弟我这几百号人,就是围住王的马群,我们也杀不死他。你看看王身边那些大公马,凶神恶煞一样,老兄您都惹不起,老弟就更不敢让我这帮兄弟白白去送死了,千万别怪老弟不帮忙啊!”

    老狼听了野狗头的安慰,心情好了许多,终于开口说话了,“唉……,我们草原狼沦落到如此地步,就因为团结不够好,势单力薄,形不成合力。我本想广泛联络狼群,可还没来得及,就这么几个弟兄还都被王杀光了。我真没用。看来,我们狼族沦落到如此地步,实属天意,天亡我也!我还能有什么办法?”老狼痛苦无语,野狗头的怜悯使老狼更加自卑。此刻,他觉得自己连野狗也不如了。

    “难道你不想报仇,重振野狼雄风?”

    “怎么不想?可惜,我本事有限,兄弟们跟着我,最终还不是死路一条吗?是我害了他们啊!再说野狼群已经分散多年了,想集合起来也难了。”老狼无奈地叹了口气。

    野狗头想了想,又开口道:“如果老兄真有此雄心,我劝你去投奔个年轻有才能的首领。有朝一日,狼群便可兴旺。”

    “谈何容易啊!要是有这么一个,早就站出来了,唉……”

    野狗头俯到老狼耳边,轻声说道:“在草原南面的草场上,有群狼,为首的是一只凶猛年轻的野狼。我听说他很有才能。他能在短时间内召集同族围捕野牛,就凭他这份胆识,再加上老兄的辅助,大仇可报,野狼群兴旺指日可待矣。”

    此时,老狼体力有些恢复,听此话后,内心又重新燃起了希望,仿佛狼群称霸草原的美景就在眼前。老狼又急忙问道:“这……他是哪个部落的?他们有多少弟兄?你还了解他们什么情况?”

    野狗头不紧不慢地说:“其实,我也是在几次捕猎的时候见过他,具体情况我也了解不多。一次,我看见他和几个弟兄围杀一只成年的野牛,那只野牛太强壮了,几只狼根本就围不起来,眼看这只野牛就要逃脱,这只狼的胆子可真大,一跃就跳上了野牛的背,野牛像发了疯似得上蹿下跳,也没能把他摔下来。他死死地咬住野牛的后背,瞅准时机就咬住了野牛的脖子,撕破了野牛的喉咙。时间不长,野牛就断了气。那么壮的野牛啊,他都敢杀!平常,我们就是几十只野狗也不敢行动。我看,他的确是个真英雄!老兄,听我的。只要去南面草场找到他,凭他的本事,一定能成功。”

    老狼听后,精神更加振奋。这时,一只野狗叼着一只野兔走了过来,放在老狼面前。老狼连忙推辞道:“麻烦你们,这多不好意思。我知道,现在你们也难填饱肚子,真不好意思再吃你们的东西。”

    野狗头说:“客气什么?我们人多,容易找到吃的,饿不着。老兄眼下担任光复野狼群的大任,吃不饱怎么能行啊?老兄,我也不多说了,你快吃吧。听说大汶河边有群野山羊,经常在那里觅食饮水,我们去看看。如果老兄找到了新首领,野狼群光复了,可别忘了老弟我!”

    老狼一个劲地点头,“老弟今日出此妙策,鼎力相助,我没齿难忘!如有出头之日,我定会报答您的!”

    野狗头听后,满意地笑了。接着,招呼野狗们朝大汶河方向飞奔而去。

    望着远去的野狗群,老狼还在不停地点头。人们都用狼子野心来形容野狼的狡猾,却不知道真正善用心计的却是野狗!他们自知不能与王为敌,更消灭不了狼,所以,野狗头就想方设法让狼重新强大起来。让狼与马互相残杀,自己好坐收渔翁之利,最后达到称霸草原的目的。野狗想借他人之手除掉异己,老狼却被蒙在鼓里全然不知,心里还把野狗当做恩人呢。

    老狼实在是饿急了,用力撕咬着野兔,来不及细嚼就吞了下去。吃罢野兔,老狼觉得四肢有了力气,起身来回走了几趟,感觉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了,又对未来充满了信心。他走到野狼们的尸体旁,又忍不住心里阵阵酸痛。当务之急就是根据野狗头的指点,找到新的狼王。老狼无暇顾及这些尸体了。心想,死去的兄弟如果葬身鹰腹,也就算是魂归天堂了。老狼面对同伴的尸体,默默注视了一番,转身向南边的大草原奔跑而去。不久,便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