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懵懂

王把马群带到了一片开阔的草场上。这片草场,地势平缓,中间就是月波湖。月波湖水波粼粼,清澈见底,游鱼水草,欢快飘逸。由于水源充足,牧草格外丰茂。在淡淡的月光笼罩下,草场显得格外安详和静谧。

    此时,已是午夜时分,野马们都非常疲惫了。强壮的成年公马,把年幼的小马、母马和老弱的马围在中间,他们分布在马群的周围。这样,除了几匹担任警卫的马依然睁着铜铃般的大眼,警觉地注视着四周的动静外,其余的都安心地休息了。

    初春的风,带着未退尽的寒意,轻轻地拍打在王的身上,长长的毛发,不时地被吹起。王也累了。他独自站在湖边,在这夜晚春风的抚摸下,也闭着眼睡着了。

    马群中,大多数马都很快进入了梦乡。而王的大儿子奔,却没有睡意,满脑子都是老母马被杀的场面,满耳都是声嘶力竭的呼救声。奔不是恐惧,身为王最优秀的儿子,一个勇往无敌的马族战士,他从未胆怯过。可是,在奔的脑海中,却生出了许多对生命的悲哀。他在想,如果自己的父亲和叔叔们提早意识到,如果他们在狼来偷袭时,及时发起进攻,老母马也许不会死。他觉得老母马死得着实有点可惜,认为父亲有失误,可他不敢说。

    在马群中,如果谁敢对王的命令提反对意见,那就是大逆不道,就有可能被逐出马群。在这里,王就是马群的上帝,就是至高无上的一切,即便是他的亲人胆敢冒犯他,结果也都是一样。

    奔感到非常得苦恼。他虽然不敢直接面对父亲说出自己的想法,但他需要发泄和倾诉,来释放心理的压力。奔越想越无法入睡,便独自漫步到了湖边。湖面出奇得平静。他低头饮一口湖水,水清凉甘甜,奔打了个冷战,一种前所未有的透彻,立即传遍了全身,可自己的心情依然沉重。他想离开马群走得远些,尽管听父亲说这里比较安全,但,在这陌生的地方,还是多加小心得好,以免发生意外。于是,他想走一会尽快回到马群中。

    这时,后醒来了。她仔细地查看了一圈,忽然,发现奔不在身边。后吓出了一身冷汗,但,周围如此的平静,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她心里很乱,赶忙去找王。王听到脚步声,睁开惺忪的睡眼。王还没开口,后就急忙说:“王,奔不见了。他不在马群里。”

    王乍听,先是一惊,既而平静地对后说:“别怕,没事。马群中没有动静,不会出事的。他也许就在湖边,我们顺着湖岸找找吧。”

    王和后顺着岸边找去,不久,便发现了在湖边漫步的奔。“儿子,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你知道吗?我们都很担心你的安全。你独自出来是很危险的!”后责怪道。她看到奔安好,悬着的心也就落下了。

    奔欲言又止,他还是不敢向王说出心中的困惑,只是敷衍地回答:“我有些口渴,想找点水喝,就自己跑来了。”

    “喝水也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喝完了就赶快回去。我早就告诉过你们不要离群,害得我和你母亲为你担心!”王有些生气。

    “我只是感到这里的风景很美,所以,就多待了一会,没想到会让你们操心了。我以后注意就是了。”奔低下头,他不敢看王。

    “以后?生命只有一次,一次不注意,就会付出终生的代价,还可能会连累到马群,弄不好整个马群都会灭亡!”王听到奔的回答,更加严厉地呵斥他。

    后看到王发火,急忙打圆场,“好了,没事就好,别再责怪他了。他还小,下次注意就是了!”后一边说,一边拉着奔向马群方向走去。

    王见没事了,便独自回到原地睡觉去了。奔心情越发沉重,决定要和母亲说说心里话。后见奔突然停下,知道奔有心事,便安慰说:“你好像有什么事?”

    “母亲,我没法忘掉老母马死时的情景,实在是太惨了!”奔把头低得很低,声音有些微弱。

    “这我知道。谁也不想有这样的结局。你父亲已经为她报仇了。你不也亲眼看到了吗?你父亲和几个叔叔亲手杀死了那些可恶的野狼。你父亲已经尽力了。”

    奔抬起头,鼓足了勇气,“母亲,其实……其实父亲完全能够救出老母马。父亲有足够的速度冲到老母马跟前,那些野狼还是怕父亲的。只要父亲驱赶他们,他们就会被吓跑的。可是父亲眼睁睁地看着老母马被咬死了。父亲这是见死不救啊!”奔的声音有些大。

    后神色惊恐,连忙说道:“孩子,你疯了?你敢指责你父亲!他可是我们的王啊!指责王是什么后果?孩子,你知道吗?”

    “我知道。可老母马死得实在有些可惜。父亲就是因为老母马被咬伤咬残了,才不积极去救她。他怕老母马将来成为马群的累赘,拖马群的后腿,才干脆让狼把老母马杀死,然后再让众人迁怒于狼,把狼杀死,不是吗?”

    后真的着急了。她连忙把奔连拖带拽拉到湖边的芦草丛中。“别说了,孩子,这不是你该想的。你要明白,你父亲这么做,是为我们大家好。老母马就是被救下来,也活不长了。她太老了,跟不上马群的行进速度了。你父亲这么做实属无奈啊!”

    “那些狼,的确是杀死了老母马,可也不至于非得死得那么惨呀!父亲把他们撵走不就完事了吗?为什么非要赶尽杀绝呢?父亲太残暴了!”奔的眼中噙着泪水。

    “孩子,你为什么要替这些可恶的狼说话?他们杀死了我们多少同胞啊!你知道吗?”后既害怕又生气。

    “父亲做得就是太残忍了!那几只狼虽然很可恶,可是,你没看到?他们全身的骨头都被踩碎了。”

    “你父亲这么做,有他自己的道理。记住,这些话以后千万不要再说了,更不能向你父亲问这样的问题。他一旦发火,那谁也救不了你。生活在这个弱肉强食的草原上,只能这样做。”

    奔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可是,在他幼小的心灵上,却蒙上了一生都挥之不去的阴影。他讨厌这种为了生存不停奔波的生活,更讨厌以他人生命来换取自己生存的做法。

    温暖的春风吹拂着美丽的大草原,大朵大朵的白云,聚成团团的棉山,在高远的天空中游来浮去,静谧而安详。初春的残雪被春风彻底吻化了。草原上处处都积着冰雪融化的雪水,像一面面镜子,映衬着千万朵飘浮的云。马们在悠闲地吃着草,单调的草原渐渐变得生动起来,整个草原都在飞舞之中,像一幅生动飘逸的油画。

    王自从登上王位,已很久没有使自己这么放松了。他年轻的时候在这里度过了许多美好的时光,熟悉这里的地形地貌,对这片草场有种特殊的感情。在他看来,月波湖周围的草场,景色优美、草多水清,新发的草芽不但多汁而且营养丰富。他想在这里多休整一段时间,为自己的家族增添更多的后代,壮大族群,在这片草场上繁衍,应该是最安全可靠的地方。

    王本来是很看重奔的,但,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王对大儿子奔有些不满意了。他认为奔实在是太憨直了,与他强健的体魄相比根本不相称。奔的身上缺少做王应该具备的果断的气质、威慑众生的霸气和不拘一格的豪气。王既焦虑又担心,奔能否担起马群生存的重任?对二儿子腾,王从一开始就不是特别关注他。他体格不如奔强壮,如果参加竞争王位的格斗,腾肯定打不过奔,而且感觉到腾有点滑头滑脑。王左思右想了很多遍,断定这两个儿子都不是做王的料。他多么希望上苍保佑自己,也为了整个草原马群的兴旺,再增添一个贵子呀!